全国统一热线
当前位置:mr005亿万先生登录 > 励志文章 > 恬然隐者

恬然隐者

文章出处: 人气: 发表时间:2018-09-20 01:36

  恬然隐者

  

  终于要去冰岛了。

  

  中文对外国地名历来用音译,只有极少数例外,冰岛是一个。冰岛———仅仅两个字,把寒冷、孤僻、遥远全然付诸人们的直觉。但这种例外的译法也会带来麻烦,如果读者根据意译所产生的文字直觉向那些音译的地名推衍,会造成很多误会。要是、法国被误会成了以和法律的楷模,那么西班牙、葡萄牙可真要咬“牙”切齿了。

  

  当初那个叫红色埃里克的人因而被冰岛放逐,渡海找到了格陵兰,格陵兰Greenland这个地名就是他起的,意为绿岛,与冰岛,想以一个对比性的名字把冰岛人吸引过去。但在中国翻手里,格陵兰还是用了音译,只让冰岛单个儿冷着。我想这主要是因为冰岛实在太不重要,又比格陵兰小了许多,几乎不会进入国际视听,开头随口叫了一声也就不去更改了。

  

  对于这种永远被忽略的边角地位,冰岛人并不气恼。我读到过一本由冰岛学者写的小,开篇就是这样一段话:

  

  一个被遗忘的岛国,有时甚至被一些简易地图所省略。连新闻也很少提到,除非发生了重大自然灾害,或碰巧来了别国元首。

  

  它的历史开始于九世纪,由于海盗。它自从接受了来自挪威的移民之后,长期与欧洲隔离,以至今天的冰岛人能毫无困难地阅读古挪威文字,而挪威人自己却已经完全无法做到。

  

  它不可能受到外国,因此也没有军队,形不成。它一直处于世界发展之外,有人说,如果冰岛从来没有存在过,人类历史也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用这样的语言来谈论自己的国家,有一种我们很少领受的凉爽。我当时就想,隐者的恬淡总是让人动心。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人和多少事能影响人类历史还是好事还是坏事远离热闹,有何不好不仅保全了一个的,还替别人保全了祖先的语言,冰岛,像是一口远山老井,一座荒地冰窖。

  

  不少故意的恬淡往往是一种掩饰性的表演,但冰岛不是。这次我们出发前在召开新闻发布会,欧洲都有外交人员和新闻记者前来参加,而冰岛来的是大使本人。奥拉夫·埃吉尔松大使是一位学者,在发布会结束后找到我,话不多,很诚恳,说要送我一套书。这套书叫《萨迦选集》,厚厚两册,一千多页,掂在手上重重的。萨迦Saga是冰岛中世纪的一种叙事散文,我以前略有所闻,却不知其详。此刻手上的分量又一次提醒我,很多并不张扬的文明,在远处默默地厚重着。

  

  冰岛不想界上斗奇争胜,只是得知有人要来进行文化考察,二话不说,先捧一点早已远去的祖先声音给你们听听。捧持者就是驻外大使,这是人家对外交往的第一话语。相比之下,反倒是一些大国找不到自己的第一话语了,在滔滔不绝的浮言豪语中失落了本真。

  

  这套萨迦装进我的行箧,掐指算来也已颠簸了欧洲几十个国家。照理这样的旅行应该多带一些图书资料作为参照,但远只能轻装,何况天天换地方,要带多少才够我根据上一次在人类古文明遗址进行数万公里考察的经验,知道越是缺少资料装备,反而越能生命底层的,因而这次临走只随手挑了几本小,全部分量还抵不过这套萨迦。我放不下萨迦,是因为自己对冰岛过于,又找不到别的资料。至于它到底讲了些什么,却因一辛劳,没有去翻阅。只料想那是一个陌生的世界,轻易不能去。

  

  到了,在繁忙的采访日程中悄悄挤进了另一番紧张:为冰岛之行作准备。当地朋友一再劝阻我们:“即使夏天到冰岛都要带足御寒的衣服,你们怎么会选一个隆冬去冬天,连最后一点苔藓也没有了,看什么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哪一个重要人物冬天去冰岛”

  

  我的意见恰恰相反:不去冰岛则罢,要去一定要赶一个冰天雪地。严冬是它的盛世,寒冷是它的本相,夏天反倒是它混同一般的时候,不去也罢。

  

  那么只能与我们的车辆暂别了。自雅典出发至今,我们都在车上,连几次渡海也带着车。冰岛实在太远,又是冰海季节,因此只能坐飞机。我们随身要扛很多拍摄设备,已经拿不了多少个人行李,亏得我还记得带上了那套萨迦。

  

  车辆连同行李寄存在一个寒枝萧萧的院落里,天正下雪,待我们走出一段后依依不舍地回头,它们全已蒙上了白雪,几乎找不到了。

  

  那好,就算是北欧大地为我们破釜沉舟,为了去冰岛。

  

  由飞向冰岛,先要横穿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然后便看到隐约在寒雾下的挪威海。几个小时后终于发现眼下一片纯白

此文关键字:励志文章
首页 | 散文文章 | 励志文章 | 优质文章 | 励志故事 | 网站地图